号码吉凶/数字、迷信及真实

号码吉凶相关知识 - 数字、迷信及真实


  人们常常有一种迷信的心理,把数字分为两类,并左右自己的行为,一类是幸运数字,另一类是不吉利的数字。尽管方式不同,无论东西方文化,都在人的心目中滋生了这种心理。

  美国字典把迷信定义为:一种不合理的信条,认为和某个事件不相关的事情可以影响这个事件的结果。对偶发事件,迷信的人常常作出一些臆断的解释。例如,有人觉得他今天不顺利是因为上午穿了一件晦气的T恤;有人找到了一份称心的工作,就以为是他在面试的路上,偶然看到了他经验中的幸运数字。

  中国人迷信8,八通发,可以带来财运。多几个八似乎更好,上海经贸大楼就设计为88层。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忌讳4,因为四谐音死,不祥的征兆。至于14、24等等,也是不沾为好。谁会喜欢自己的门牌号码是1414?它的寓意排斥了它的真实。9413,有人把它破解为九死一生。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们则要花上几百美元去换掉这些不吉利的数字。在广东话里,BMW528e意味着不易发财,Volvo240则是容易死,如果要化险为夷,有154,一定不死;148,死也要发;818,发了还要发。有的地方讲究结婚要找双数,如挑选某月的22日”最好。

  西方人最忌讳的数字是13。有一个词叫十三恐惧症(Triskaidekaphobia)就是用来形容这种心态的。有人甚至忌讳49,因为4加9等于13,在49岁那一年就要特别当心了。现代西方人对13的恐惧部分来自于1899年11月13日,一个67岁的纽约男子遇车祸身亡,而年龄的6加7又刚好等于13。是巧合,还是必然?

  13日配上星期五则是双重的不吉利。这一天,为了趋吉避凶,爱尔兰人可能找一束荷兰翘摇放在帽子里,苏格兰人则可能选择石南花。为什么呢?流行的说法可以源自《圣经》最后的晚餐。因为这次晚餐是在星期四举行的,有耶稣和他的十二个门徒在一起,接着耶稣在星期五受难。排座13的自然是那个出卖耶稣的犹大。在一年里,13日配星期五至少有一次,最多有三次。

  其他诸如此类的西方迷信还有幸运数字3,代表一个完美的三角形;避免黑猫,中世纪人们认为黑猫是巫师的化身;洒盐可以避邪;破镜可能带来不好的运气;在梯子底下穿过会引魔鬼入室;在家里撑伞可以带来好运,等等。在美国,38%的人相信拾到一个便士,可以带来好运;24%认为7是幸运数字;16%认为敲木头可以防止厄运;14%认为不宜从梯子下穿过;只有13%认为13日配星期五为忌日。

  迷信可以分为普遍流行的社会迷信,如上面提到的8和13;亚群体迷信,譬如在《红楼梦》中的贾府里,上上下下对通灵宝玉的迷信,认为它是贾宝玉的命根子,而且还是配对的宝贝;另外就是由个人经验得来的个人迷信,如个人的幸运数字,幸运衫和护身符等等,有的几乎近于神秘的解释。

  1997年4月14日《波士顿环球报》上的一篇文章“好运看数字:香港金钱和迷信的结合”介绍到:为了获得一个编号为77的牌照,有人在拍卖市场上出价高达45,769美元。买主认为,77是他的幸运数字。他上次使用的FF77牌照使他发了大财,因此这次他一定要购得这个BB77牌照。还有人的幸运数字是9,出价1.7万美元;还有人的幸运数字是2,出价1.2万美元;还有人叫买932的。从1973年到1996年,香港政府通过出售这类牌照(一块普通铁板),就集资六千五百万美元给慈善机构。

  加州首府萨克拉曼多的心理学家Sandbek对迷信有专门的研究,他认为:人的大脑有时很难对付不确定的事情,迷信可以让人产生一种幻觉,以为可以控制将来。而将来又是不少人都希望提前知道的,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对未来越不具有前瞻性,就越是信靠迷信的一个重要原因。有研究表明,更多的女性比男性倚赖迷信,在美国大约为二比一。

  在中国,如果说教育程度低的倾向于更直接地用迷信对生活中的事件进行解释,如烧香、拜佛、买纸钱等等;那么教育程度高的则偏向于用艺术和人文等深奥的方式,总之,不是用科学的方式进行解释。他们比较容易接受诸如八卦的占卜艺术,风水的神秘说教,等等。

  美国华盛顿特区Ross焦虑和相关疾病中心的心理学专家Jeri-lyn Ross认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相信迷信。在很多情况下,迷信不仅是无害的,而且是一种减少忧虑的健康机制。迷信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给人提供一种安全的感觉,帮助人们战胜畏惧感。

  然而,这种迷信有益论似乎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因为真实原本和这些迷信是没有关系的。西方国家的航空公司更强调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问题的因果关系。他们不可能允许职员,尤其是飞行员相信迷信。只是考虑到顾客,英国的一些航空公司不设13号座位。有独立的统计数字表明,在13日配星期五的航空事故率和其他的三百六十多天是一样的。

  1970年,美国阿波罗13号第三次登月计划因为一个燃料箱破裂而流产,对于整个计划来讲是不成功的。这架飞船在13时13分发射,在4月13日发生故障。如果13真的意味着什么的话,对于生还的几名宇航员来讲,13无疑是一个吉祥的数字。在纽约的Colgate大学里,13也被认为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因为这所大学是由13个人凭13美元起家的。渥太华古典乐团由13人组成,至今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在公制出现以前,13还是欧洲人买卖威士忌酒的最大量度。

  心理压力的确容易导致迷信的行为。一些政客,商人,赌徒,运动员和演员之所以比一般人更加迷信,因为他们常常要与对手进行激烈的较量。然而压力也可能导致他们对社会迷信的逆反行为,在美国就有不少著名运动员勇当13号队员的,如NBA明星Wilt。还有的电影女明星公开纪念结婚13周年,1998年就有Victoria Principal,Tuesday Weld和Phylicia Allen Rashad。其中可能还有一点自我鼓劲或名人效应的心态。

  在名人中,美国前总统罗斯福和里根夫人一样信奉迷信,回避在13日这一天旅行。为了减免他的恐惧,死亡之神在1945年4月12日将他带走。据说,现任英国女王曾原定在一个13号站台登上火车,不过,在她到来以前,站台已由13改为了别的什么数字。然而,她的祖母维多利亚女王就没有这个讲究,也不回避13日出巡。英国第一任女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出生日是1925年10月13日,她的命运似乎比很多人都幸运。

  中国人普遍迷信八,是否都发了呢?看看两项经济指标就知道。一是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基尼系数是衡量收入分配差距的重要指标,国际通用。1980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237,1996年增长到0.32。估计近几年来还有增长。这说明中国的贫富差距正在加大。二是失业人数(包括待业人数)的总量也在增加。毫无疑问,大部分中国人并没有因8而发,也不可能因信8而都发。那些买得起幸运数字的,充其量,也不过是极少数人罢了。

  无论是东方也好,西方也罢,迷信都没有给人带来真实的生活图景。美国天文学家沙根(Carl Sagan)在他的最后一本畅销书《魔鬼盘踞的世界:科学作为黑暗中的烛光》里认为,我们今天仍然有很多人生活在无知,迷信和伪科学的黑暗里,而看不到科学的光,原因就是对周遭的事物不加辨别、盲目接受。科学需要运用我们的大脑,而迷信则是把麻烦掩盖起来。我想,由科学带来真实,迷信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

关于“号码吉凶/数字、迷信及真实”的留言:

目前暂无留言

新增相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