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指南/挪威旅游

【中文题名】:挪威旅游

【外文提名】:tour

【分类号】:K953.3

【关键词】:旅游

【相关人物】:

【相关事件】:

【内容提要】:任何一个在冬季周末造访奥斯陆的人,都会找到挪威人

     广泛热爱本国嵯峨山峦的充分证据。这不仅是政府或旅游部

     门编织的神话。在巴黎和伦敦一类城市,当地人和旅游者每

     逢周日都充斥街头。人们前来享受为数众多的旅游景点和娱

     乐活动,从餐厅、画廊到影院、剧场。反观奥斯陆,周末乘

     车者最多的地方是通往城区周围层峦叠翠的郊区线路。星期

     天搭乘有轨电车前往霍门寇伦或伏洛格纳塞特伦,也就是位

     置高于城区几百米的娱乐区,能够见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在

     这个人口稀少的国家,这般情景是非此时难得一见的。成群

     结队寻找泊位的汽车、穿运动裤、红蓝套头衫、脚踏雪板的

     人群、以及那些长短不一、难度各异的公共滑雪道,应一扫

     滑雪运动在挪威是否受欢迎和是否普及的疑虑。作为冬季休

     闲项目,虽然滑雪本身足以说明问题,但这也仅是挪威性格

     与自然的亲密关系的诸多例证之一。让我们来看看其它例子。

       "住房加木屋,就是不要大别墅"是挪威的著名诗句。诗

     人在作品中暗示,挪威是个不惟势力、鲜有阶级的国家。这

     块土地上的人民淳朴、勤劳,与生态环境的关系十分密切。

     绝大多数挪威人多年前已脱离原木和柴庐式的住房。作为一

     个极其富裕的国家,挪威的住房标准位居世界前列。多数挪

     威人居住在独门独院或大型单元楼房里,其中的电器用品应

     有尽有。尽管如此,挪威人仍然认为贴近自然和朴实无华的

     生活弥足珍贵。令人感到新奇的是,挪威最著名的哲学家阿

     尔纳·内斯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奥斯陆和卑尔根之间的一幢地

     处孤单的山区乡村木屋之中。他是"深度生态运动"的创始人。

     如此生活者远不止他一个人。成千累万的挪威人在自家的木

     屋度周末和节假日。理想地说,木屋应坐落于群山环抱、景

     色清纯的原野深处。按规矩,汽车不能径直开到门口。步行

     冬季滑雪几公里是有所必要的。这种房子内部不设供水

     管道,居住者需要从池塘提水或从镇上拉水。山区木屋没有

     淋浴设备,理想的房子也不应通电。但是,如今通电的已经

     超过半数。典型的休闲木屋由圆木建造,内设客厅、一个或

     不止一个卧室,一座户外卫生间,还有木棚和小厨房。取暖

     一般使用木柴。煤油也可以,但是很少用。在黢黑的冬夜里,

     照明依靠油灯或者蜡烛。如此朴素并不是为了节省金钱。不

     管设备多么简单,位置宜人的山区木屋其实需要不菲的投入。

     现代舒适设备的缺乏是基于意识与道义,而不是经济的考虑。

     (在此需要补充的是,很多挪威人拥有海滨木屋。它们通常

     坐落在气候温和的地区。那里的规矩全然不同:这些木屋被

     当作舒适的第二住所。)木屋是私人户外野游的出发点,冬

     天滑雪、夏天远足。整天足不出户被认为是于理不通、毫无

     意义的。只有到了晚上,手握纸牌与杯中物在火炉旁放松一

     下才合乎情理。在大自然中游历一天之后,身体应该疲倦不

     堪了。虽然木屋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时兴简朴,但如今带一部

     袖珍收音机一般是可以接受的。另者说,在木屋里设置电视

     尚且不无争议,就更甭提录像机了。山区复活节

       复活节是特定的木屋生活的季节。即使在挪威,复活节

     也已是寒冬消退的时候了,经常只有到山区相当的高度才能

     找到足以滑雪的场地。尽管如此,这个季节前往坡地和滑雪

     道的人数以千计,山区旅馆里住满了没有木屋的家庭。复活

     节期间的阳光可能很强烈。这既是因为山区的空气较为稀薄,

     也是雪地反射阳光的结果。因此近年来报纸警告人们,复活

     节进山不要光浴过度,因为爆晒可以导致癌症。

       虽然如此,复活节后头一天上班时,人们还是很容易从

     晒黑的面孔上看出哪位同事曾经进了山。许多挪威人认为,

     身背装满柑橘、巧克力和可可的背包、在复活节灿烂的阳光

     下滑雪是想象之中最健康、最积极的体验之一。进山过复活

     节的挪威人实际上只占少数。而根据最新的统计,其数目正

     在下降。1996年进山的人只有百分之十三。即便如此,复活

     节时的山区在挪威人的心目中占据着特殊的地位,是幸福生

     活的标志。

       漫漫寒冬之后,当春天终于降临到地势低缓地区的时候,

     挪威人还在积极地追寻山中残留的冬天,使很多得知的人惊

     诧不已。据幽默家奥德·布雷岑称,其原因在于某种文化结

     构的深层:人类在最近冰川时期的末尾开始定居于挪威。移

     居者逐退向北方的冰雪边缘而栖,其特殊原因是野生物种的

     繁茂。根据布雷岑的解释,挪威人仍象他们的祖先一样追逐

     着消逝的冰雪。而他的看法恐怕得不到科学家的支持。远足

     与散步

       很多,也许大多数,在报纸和杂志上刊登求友广告的人

     将"远足和散步"作为他们的兴趣之一。这样的广告比"本人兴

     趣包括古典音乐和文学"要普遍得多。

       远足和散步是户外活动的方式。就象挪威人说的:摆脱

     文明的一切舒适与缺撼,去接触内心的自我和寻找做人的真

     正感受吧。工作之余远足或散步不是不行,但这通常是一项

     周末活动。一般衡量散步的尺度是途中遇到的人数,人数越

     少越成功。

       远足和散步的价值在于和平与安宁的自由,以此避开城

     市烦人的喧闹和人为的噪音。按照一般的理解,和平、安宁

     的目的是冥思遐想和心灵宁静。在挪威,崇敬自然是多层面

     的。在官方政策和政治层面:完美无暇的大自然是国家的象

     征。在民间层面,这关乎于家庭传统,比如说:木屋生活。

     在个人层面,敬畏自然带有明显的宗教味道。(基督教)路

     德教派是挪威的国教,而挪威对自然的崇敬根深蒂固。路德

     教并未将崇拜自然称为异端邪说,而是有意识地和其他东

     西一起予以包容。在挪威出版的基督教书籍常以挪威的自

     然风光作为封面。不仅如此,国家教会的神职人员还建议户

     外是教徒打坐和反思的好地方。基督教由此避免了与强烈的

     挪威意识之间的冲突。挪威的传统认为文化与自然是同一枚

     硬币的两面,而基督教的原则在文化与自然之间却有着明确

     的界线(自然是邪恶的,人类是有罪的。)人们不无讽刺地

     说,挪威国旗上的十字型并不代表耶穌蒙难,而象征着一副

     交叉放置的滑雪板。

       只看地理和气象条件,尚不足以理解自然在挪威心目中

     的独特地位,我们还必须追溯到十九世纪挪威的立国时期,

     即现代挪威的初创时期。

       十九世纪挪威被迫加入瑞典联邦。诚然,大多情况下挪

     威得以自行其是。而此前数百年,挪威曾是丹麦王国的一部

     分。丹麦文是书面语,多数知识分子倾向于哥本哈根。这个

     时期,尤其1848年若干起义之后,民族主义浪潮席卷欧洲,

     许多具有独立意识的小民族有意将自己说成是拥有所有政治

     主权的国家。

       这一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明确区分本国与邻国的文化,

     确立本国文化的独特性,使居民团结在共同的历史、文化和

     精神周围。对有民族意识的挪威人而言,证明挪威与丹麦和

     瑞典的显著区别事关重要;这既由于两国(分别是以前和当

     时的)殖民统治国,也因为他们是距离挪威最近的邻国,其

     语言和文化与挪威的极为相似。其实,很多人相信丹麦、瑞

     典和挪威如此之多的共同点构成了一个统一的斯堪的纳维亚

     国家。此观点自然遭到挪威民族主义者的反对。然而,挪威

     人少国贫、地处欧洲边缘,缺乏丰富的以资利用的军事、文

     化或政治历史。挪威唯一的大型建筑,是特隆赫姆的尼达罗

     斯大教堂。但宗教改革之后,以其作为国家的象征几乎不可

     能。建国者中的勇敢之士搬出了维金时代的遗产,声称当代

     挪威人与无畏的维金人一脉相承。然而,以此尚且不足立国。

       对自然的崇拜此时进入了情景。挪威风采多姿、地势巍

     峨、雄浑壮阔的自然景色被用于弥补文化资源的匮乏。挪威

     的诗人致力于创作讴歌层峦叠嶂和空间辽阔的诗句,画家描

     绘着野性不驯的挪威风光。挪威的民族性格以贴近、崇尚与

     热爱自然生活的方式逐渐成形。其特点是求生于极地山区所

     必需的巨大勇气、力量和坚韧不拔。与此对照,丹麦和瑞典

     人是生活考究、腐化堕落的城里人。而全面健康、实事求是、

     热爱自然的形象则成为了挪威民族的象征。挪威纯洁的原野

     成为建国时期寓意深远的成分,采纳的民族口号是"精诚团结,

     与多弗乐共存亡。",而不是"精诚团结,与议会共存亡。"多

     弗乐(Dovre)是挪威中部的一组群山

       挪威北极探险家弗里多夫·南森最新的传记作家图尔·

     褒曼·拉尔森曾说,现代挪威是由一个人独手建立的,此人

     便是弗里多夫·南森。此事当然尚可争议,但要说到现代挪

     威民族性格的主要推动力,则非南森莫属。挪威的民族性格

     与坎坷的环境和艰苦的户外生活密切地交织在一起。南森最

     著名的壮举是率先滑雪穿越格凌兰,而他所有的探险行动都

     牵涉到滑雪和严峻的气象条件。

     虽然南森十九世纪末以探险家闻名于世时,大部分前期准备

     业已完成,然而是他体现出滑雪和热爱自然与政治利益之间

     的关系。南森的未酬壮志是在他领先探访的北极地区建立挪

     威殖民地。

       冬季周日,在休闲胜地诺德马克多如蝗虫、穿运动裤套

     头衫的滑雪者中,偶尔可以见到身着高弹力紧身衣、大腿肌

     肉发达、脚踏窄幅高价滑雪板的男女。这是些顶尖运动高手,

     比常人滑得既远且快,他们的目标是夺取金牌、举国闻名

       在奥斯陆上方离这些滑雪者不远的地方,坐落着霍门寇

     伦公园饭店。这个饭店是个颇受欢迎的会议场所。很多挪威

     人带着外国同事或生意伙伴到此用餐。饭店里装饰着大量的

     挪威象征物。建筑风格是民族浪漫主义的挪威龙的式样,周

     围云杉环抱,雇员身着民族服装,菜谱上有糜鹿肉和山酸果,

     内部陈设着玫瑰彩漆的橱柜。最吸引人的去处是以挪威伟大

     英雄人物命名的宴会厅,其中悬挂着英雄的画像。信口说来,

     在此可能遇到速滑冠军奥斯卡·马蒂森、花样滑冰皇后宋雅

     ·韩妮和跳台滑雪冠军图列夫·豪格。外国人或许会问:"难

     道没有将军吗?"答复是否定的。

       滑雪和在一定程度上速度滑冰处于挪威生活的中心

     位置,其地位甚至高于风靡世界的足球运动。滑雪发扬了南

     森精神,虽然赢不到殖民地和真正的政治实力,但对于挪威

     的民族尊严却重要非凡。当本国运动员在重大赛事中获胜时,

     挪威成为了象征意义上的超级大国。

       假如南森当初横穿格凌兰时是骑自行车,而不是滑雪,

     冬季运动在挪威社会的地位就很可能退而居其次了。而"挪威

     人生来穿着滑雪板"这句谚语如今能否流行也就说不准了。以

     目前情形及就文化而论,你只要踏上滑雪板溜下滑雪道就可

     以成为挪威人。因此,学校组织的滑雪日是项重要仪式,其

     重要性与每年五月中旬法定参加的宪法日庆祝活动不相上下。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政府开始关心酸雨对湖泊和杉树

     林所造成的破坏,挪威当局迅即指责德国和英国工业是罪魁

     祸首(这基本正确)。肮脏、污染来自国外,挪威本身清洁

     无暇的假设得到普遍接受。1994年秋季全民公决之前,在关

     于欧盟的讨论之中明确地表达了这一观点。挪威的农业组织

     声称,挪威的农产品比欧盟国家的更清洁更自然。虽然这种

     说法在多数情况下并非事实,但"否定"派赢得了公决也是众

     所周知的。

       挪威有城市,与其他国家的城市无甚区别。挪威还有森

     林,但瑞典和芬兰也有。挪威甚至拥有平坦的农业区和一个

     大型群岛,其温暖宜人的条件每年夏季一、两个月都能吸引

     大群泳客。但是,其它地方都能找到这些东西。

       另者说,挪威的群山与峡湾是举世无双的。1992年,挪

     威主办冬奥会前散发的宣传品清楚地表明了挪威旅游业及旅

     游部门打算用什么样的画面招徕游客。外国电视台奥运会前

     播放的录像片呈现给观众的挪威是一个有着无垠雪原、野生

     动物、独自滑雪者和简朴木屋的国家。

       综上所述,挪威的特色与壮丽的风光密切相关,尤其是

     冬季的景象。然而,无可争议的是大部分挪威人其实居住在

     城市及郊区。据世界银行统计,挪威城市人口高达百分之七

     十五。不下一百五十万人生活在居民稠密的大奥斯陆地区,

     在一个人口不足四百五十万的国家这是个大数目。统计数字

     显示,挪威人的日常生活与其他欧洲人基本一致。他们喝哥

     伦比亚咖啡、佛罗里达橙汁、锡兰红茶和进口葡萄酒,穿西

     服套装、牛仔服,开进口汽车(油箱里是挪威汽油),所从

     事的活动与其他欧洲人差不了多少。和德国人、英国人、法

     国人一样,他们也有种族歧视问题。打猎的人数不算太多,

     而山区农民的数字微乎其微

       与其他国家相比,您也许会得出挪威并无什么特殊之处

     的结论。可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国家特色不一定在于实际生

     活方式,而在于国民所接受的文化价值观和思想体系。挪威

     的主导意识形态将国家特性与特征联系于洁净无暇的原野、

     平均主义的思想、简单朴素的生活和白雪覆盖的冬天。这种

     意识形态,通过上述模式,通过滑雪、远足、散步、木屋生

     活和山区复活节等等实际行动被加以证实。而假如只着眼于

     卑尔根和奥斯陆的城市生活,这种意识形态在国家的文化背

     景之下就毫无用处,也不能清晰地划分挪威人与外国人之间

     的界线。民族象征的目的是表现其独特性。阿拉伯石油大亨

     穿游牧服装只是象征性地表示其身份,就象挪威石油大亨打

     扮成十八世纪的农民一样。

       官方宣传中干净纯洁的图象与挪威多数人的日常生活并

     不十分吻合,他们和其他现代欧洲人的共同点要更多些。挪

     威人开汽车、看电视、吃匹萨,也用电脑、穿套装、喝咖啡

       可另一方面,官方宣传的白璧无瑕的亚极地景色与挪威

     人的自我印象正好相符。这就是为什么奥斯陆居民离开舒适

     的家前往诺德马克,到天寒地冻、冰天雪地的环境中呆上几

     小时的原因。这样做是为了证明不管怎样他们还是挪威人。

     

     挪邮报10月18日消息,据挪中央统计局数字,挪去年旅游收入共760亿挪威克朗。其中,外籍游客支出220亿,挪游客支出370亿,另外170亿来自挪商务游客。

     这760亿挪克朗略低于前两年收入,虽然外籍游客在挪支出增长6000万挪克朗。

     2003年旅游业就业人数共125,000人,比前几年略有减少,占整体就业人数6.4%。

     

     

     

     

      

     

     

【序号】:7860

关于“出国指南/挪威旅游”的留言:

目前暂无留言

新增相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