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指南/列支敦士登

  提起列支敦士登,可能有许多中国人不熟悉,其实,它和安道尔、圣马力诺、摩纳哥3个袖珍国家,还有梵帝冈,在西方无人不晓。凡到欧洲旅游的人大都会好奇地去这些小国观光。

  列支敦士位于瑞士的东南部和奥地利之间,与瑞士隔莱茵河相望。从瑞士边境乘车,通过一座几十米的莱茵河上的公路小桥,便是列支敦士登。它的国土面积仅有160平方公里,相当于我国北京市面积的百分之一,南北长26公里,东西平均宽度约6公里。如果开车沿它的国境线跑一圈,只需半个多小时。

  这个国家的首都瓦杜兹只有南北一条街,背面是阿尔卑斯山,群峰巍峨,南面是莱茵河,山谷、河流的自然景色呈现多层次的立体感,格外壮丽。这里没有机场,没有火车站,全国交通运输仅靠公路而已。游人还会发现这个国家没有城市,只有城镇和乡村,镇乡连成一片。首都瓦杜兹仅有人口5000多人,相当于中国的一个镇。全国人口约3万,其中来自瑞士、奥地利和德国的外籍人约占40%,实际上当地土生土长的人口仅有1.6万多人。许多瑞士和奥地利人在列支敦士登工作,早上开车到这里的公司、企业上班,傍晚驱车回到各自国家的住所。

  列支敦士登在欧洲算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微型国家,它有不少独特的地方。其一是政府小。列支敦士登公国是一个君主立宪的国家,世袭的大公亲王一般被称为国王,为国家元首。政府由议会选举、国王任命的5名成员组成,这5名成员是首相、两名副首相和两名兼管其它部门事务的成员。政府办公楼设在首都瓦杜兹,是栋很不起眼、三层高的白色楼房。

  楼房地下室是临时关押犯人的"监狱"。其二,列支敦士登是一个没有军队的不设防的国家。全国仅有25名警察和20多名助理警察,负责维持社会治安。它的国防一直由没有常备职业军队的瑞士承担。其三是没有自己国家的货币。它的法定流通货币是瑞士法郎。在商店购物,美元等外币也可按银行外汇与瑞士法郎的比价折算后使用。

  此外,列支敦士登的海关、邮电及外交事务也均按协议由瑞士代管。这个国家多年来在国外只有一名外交代表,那就是列支敦士登派驻瑞士首都伯尔尼的代表。新国王汉司·亚当二世继位后,希望扩大列支敦士登在国际上的影响,先后在奥地利和欧洲委员会设立了常驻代表。然而,在世界其它各国和国际事务中仍然由瑞士代理其外交利益。

  初次到列支敦士登,你会感到这里恬静、安逸、空气清新,一片大山坡上的绿草树林中有小楼房式的农舍、别墅和教堂,山坡上的层层草场中有成群的牛羊漫步吃草,农舍房前房后种满鲜花,呈现一派山区农村的田园景色。

  首都瓦杜兹没有高层建筑,街道整洁,现代化的城镇设施齐全,有各式商店、旅馆、邮局、博物馆和医院。城镇和乡村居民来往密切,相处和睦,社会秩序良好。据说,这个小国多年来未发生过暴力冲突、恐怖和重大推动盗窃事件,甚至连殴斗、吵架的事也极少发生,社会十分稳定。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遵纪守法,热爱自己的家园,很少有人愿意背井离乡去他国谋生。

  在瓦杜兹大街上,你会仰望到矗立在半山腰的一座古老的王宫城堡。据记载,这座城堡始建于700年前,后不断扩建而成。它是列支敦士登的象征。亲王的城堡由数座塔楼组成,墙垣紧帖,高低错落,矗立在树木苍翠的悬崖峭壁上,蓝天下白云缭绕,给人一种神秘之感。从瓦杜兹有一条盘山道通往古城堡,专供亲王和皇室家族上下山使用。这条公路口竖立的公路牌上写着"游人止步"四个大字。城堡是亲王和皇室人员的住地,一般不向游人开放,到瓦杜兹观光的游客只能对这座"神秘的古堡"望而却步。

  历史上,列支敦士登曾受奥匈帝国的统治。17世纪初,奥地利一个名叫列支敦士登的王子向当时一个破落的伯爵买下了瓦杜兹及其附近的领地。这位王子于1719年在这里建立公国,并以其家族的姓氏"列支敦士登"命名。1868年,当时的约翰二世亲王为了避免卷入奥地利和普鲁士的战争冲突,宣布废除军队,要求和平中立。从此以后,列支敦士登成为一块"和平绿洲",幸免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危害,至今保持了一百多年的和平与安宁。

  列支敦士登虽然实行君主立宪制,但是历代亲王的统治比较开明,以直接的民主选举产生议会,由议会选举产生政府内阁成员。亲王和他的臣民相处很好,一切按宪法治理国家,未曾有过皇室和政府之间的重大纠纷。亲王是国家元首,在国内外一些公司还拥有大量股份,加之历代亲王留下的财富,因而无须再去领取政府的工薪。有人曾这样说,如果皇室缺钱用,只要亲王拍卖一张他收藏的名画就足够用了。

  列支敦士登在世界富国排行榜上位于前列。90年代以来,它的年国民人均收入超过3万美元,高于美国和其它一些欧洲发达国家。

  二战以前,列支敦士登还是一个仅靠农牧业和手工

关于“出国指南/列支敦士登”的留言:

目前暂无留言

新增相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