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统计/中国须警惕畸高的剖腹产率 一名留英女博士的忧思

人口统计相关知识 - 中国须警惕畸高的剖腹产率 一名留英女博士的忧思


  "中国必须警惕畸高的剖腹产率。"张毅芬在提及她的研究内容时,心情显得有点沉重。


  作为英国爱丁堡大学产科社会学哲学博士,张毅芬最近两年多已和她的合作伙伴撰写了5篇有关中国妇女剖腹产问题的论文。这些文章分别发表在权威的英国《助产学研究》、《国际护理研究》等刊物上。


  从2004年开始,张毅芬和上海国际妇婴保健院、广西柳州工人医院,以及英国爱丁堡大学护理学院(现卫生学院)的七位医护研究人员,在上海、广西柳州和宜州市的五所医院和一些卫生站,就剖腹产问题进行了实地调查研究。


  研究中,她对中国的剖腹产率在过去十多年里迅速速度提高而忧虑。"很多医院的剖腹产率达40%以上,甚至有的医院高达100%!"张毅芬告诉记者,她搜集的浙江省妇产科医院的最新一项调查报告表明,浙江从1991至2001年十年来的剖腹产率已由20.0%上升至45.6%。


  剖腹产一直被医务界认为是难产生育的一个辅助手段。据统计,世界新生婴儿死亡率最低的国家的剖腹产率低于10%。根据这一事实,自1985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有必要对剖腹产率设置了警戒线:必须低于15%。


  张毅芬说,中国的剖腹产率远高于联合国提出的控制范围,这是很值得忧虑的事情。许多专家认为,剖宫产的孩子日后易发生"感觉统合失调"。剖腹产对于母亲的危害也不容忽视,比如产妇更容易月经不调,更容易得妇科病。从长远来看,畸高的剖腹产率对国民身体素质无疑会有一定影响和浪费有限的卫生资源。


  "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太严了吗?那荷兰,瑞典,丹麦等西欧国家为什么能控制在警戒线以内呢?"张毅芬说,中国畸高的剖腹产率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国家经济的发展,医疗技术的进步使剖腹产术安全性迅速提高。另一方面,在推广知情选择的同时,一些信息没有经过研究实证,就流传开来,而且对信息传播的途经和方式的研究也有限。此外,孕产期医护教育和护理,以及产妇认识水平还有待提高等。她还提出医务人员自身的认识和背后是否有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经济利益的趋动等问题。


  她认为,选择剖腹产,应该是为了获取母婴最大的效益。因此,人们应警惕为了方便和经济效益而选择剖腹产的现象。


  张毅芬在研究中发现,剖腹产还引发了一些产后服务业的产生和发展。妇女生育后要有休息和恢复的过程,在中国,传统上被称为"坐月子"。剖腹产属于腹部的一个大手术。接受手术后的消耗远比正常产大。对与剖腹产后的妇女来说,产后"坐月子"的休息恢复就更为重要了。


  近些年来,在家"坐月子"的传统在现代化的变革中受到了挑战。新的各种商业性的"月子"服务层出不穷。例如,有的城市出现了月子中心、月子旅馆、月子医院等等,从业者被称为"月嫂"或"月子护士"。


  "这些机构在中国现代社会中有一定的作用,但如他们仅仅追求商业利益,当然也会为剖腹产推波助澜。"张毅芬说。


  1985年就赴英留学,曾在苏格兰5所医院担任全职助产士,护士长达13年的张毅芬,在研究中痛感,作为正常产的专业人士--助产士--的作用,在中国很多医院被忽略了。很多医院,包括管理部门,存在一个错误认识,认为医生比助产士接生更安全。国内越来越多的医院出现了产科医生、护士和导乐取代助产士的趋势。


  "医学界普遍认为,中国80-90%的孕妇都有可能自然分娩。助产士和她们的工作应该得到社会和医务专业人员的承认。"张毅芬呼吁,为降低剖腹产率和促进正常分娩,有关管理部门和社会应要重新认识助产士的意义和她们的职能。


  张毅芬告诉记者,她和英国爱丁堡大学卫生学院露丝玛丽?曼德助产学教授,正计划在中国进行以助产士为主的正常分娩产房研究。她希望找到有国内有兴趣的机构和专家共同合作研究。


关于“人口统计/中国须警惕畸高的剖腹产率 一名留英女博士的忧思”的留言:

目前暂无留言

新增相关留言